我有一个名字很变态很傻逼的朋友,他叫变态傻逼。如果你见过他,并与他有过非负值的距离接触,会发现这个名字对于他来说,是不足以形容他的变态和傻逼。最变态和最傻逼的地方在于,这一切的形容,居然这是褒义。